【八一】老人与狗(小说)

笔名爱情宣言2022-04-16 16:20:091

引子

夏日,一缕炽热的阳光透过高大的皂荚树洒到地面上,在老人的脚边留下了斑驳的倩影。这位古稀之年的老人正默坐在一把磨得光滑发亮的竹椅上抽着旱烟,旁边正躺着一只跛腿的老黄狗,它伸出了长舌头,不住地喘着粗气。没有一丝风,天实在太热了!连门前的鸡冠花都热得流着红色的香汗。

一缕缕青烟如纱,如丝,如梦,袅袅升起,将老人忧郁的目光飘向了远方。葱茏的大榆树上一只知了正扯着长声聒吵个不停,声波回荡在老人黄树皮一般的脸上,几根花白的胡须见证了岁月的沧桑。

老人倏地站了起来,磕了磕烟斗,把它插在腰间,向村部大楼走去。老黄狗紧紧地跟在后面,一瘸一跛,可速度并不慢。

“老雷,你又来寄钱啊?”一位熟悉他的村民刚从村部办公楼里走出来,迎面遇到了他。

“是的,我找村支书王书记,他在吗?”老人随口问了问。

“在。”

“咦!老雷来啦!坐,请坐。有什么事吗?”王书记非常热情。

“我找你还能有什么事?”

“哦,明白。这是您大儿子这个月的抚恤金和您这个月的低保,总共1000元,全都寄出去吗?”王书记问。

“嗯!”老雷点点头。

“那您这个月的生活费怎么办?要不留下四百元?”

“一分也不留下,那孩子大学刚毕业,找工作要钱用。”老雷说。

“唉,那好吧!”王书记只好摇摇头。

老雷也沉默了……

一件往事便很自然地浮现在他们的眼前。

岁月湮远,历史的跫音时常萦绕在耳畔。清楚地记得那是1979年,年仅22岁的儿子雷小龙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一次战斗身中数枪,拖着血淋淋的伤腿爬了数米才完成艰巨的任务,可是最后再也没有回来。全家人听到这个噩耗如同晴天霹雳,老雷的妻子当场哭晕过去。老雷什么也不说,一直瘫坐在地上拼命地抽旱烟——这怎么可能?不,这不会是真的,我的儿子肯定没有死。10岁的弟弟雷小虎,看着哥哥的遗像发呆,平时哥哥最疼他了,什么好吃的东西都尽着他吃,什么好玩的东西都尽着他玩,什么人都不敢欺负弟弟,如今面前只留下了一张冷冰冰的画像……可是从此天人永隔,每当他想念哥哥时,便从怀里掏出哥哥入伍第一年那张英姿飒爽的小照片。长大了,他也要当军人。

“老雷……”王书记擦拭着自己的红眼睛,拽了拽老雷的衣角。

“哦,没事。”老雷缓过神来,“好!谢谢你。我走了!”

王书记目送着老雷离去时佝偻背影,那只老黄狗又一瘸一跛地摇着尾巴跟在后面。

老雷回到家,又做起了他的老本行,坐在竹椅上了编起了竹篮、箩筐、竹篓、鸡罩等。只见那又细又柔、青黄相间的竹篾在他的胸前熟练地跳着各种优美的舞蹈。他每天大部分时间都用在编织竹器上,这些竹器一个比一个精巧耐用。有人会定期来收购这些竹器,他便是靠着这点微薄的收入加上种的一点粮食来维持生活的。

小儿子雷小虎总是坐在小凳子上,托着下巴,流着口水,出神地看着父亲手中那飞舞的竹篾,一条老黄狗总是与他形影不离,半躺在小凳子的后面。他们兄弟俩都喜欢父亲编织的鸟笼子,也都喜欢这条老黄狗。父亲编织的鸟笼子非常精致,雷小虎总是提着它,里面养着一只小八哥,满村子里跑,见人就夸。可是那只臭嘴八哥对着外人却说:“雷小虎!坏蛋!”众人被逗得哈哈大笑,雷小虎却在惬意中甩着屁股回家。小伙伴们对此嗤之以鼻,他却说:“嘿嘿,你想被它骂,还骂不着呢!”

……

“小虎!”老雷不禁叫了一声,手突然一抖,篾丝划破了手指头,鲜血顿时涌了出来。哦,小虎已经失踪四十年了。老雷老泪纵横,这只跛腿老黄狗继承了前辈的忠贞之诚,用光滑的头温柔地蹭着老人的腿和手。

老雷永远不会忘记,小龙牺牲的第二年春天,弟弟提着哥哥最喜欢的鸟笼子,带着八哥和狗去了山上扫墓,再也没有回来。那个月,夫妻俩寻遍了方圆百里之地,始终没有儿子一点儿消息。妻子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现实,跳井自杀了。真是祸不单行!那天,下着蒙蒙细雨,送走了妻子的棺木,本想一死了之,可是他不能死,他要等着小虎归来,哪怕希望非常渺茫。

有人说,小虎被野兽吃了,有人说是被人贩子拐卖了,有人说是迷路了,还有人说是被他死鬼哥哥带走了……现在家里只剩下一条老黄狗留下的幼崽。如今这只幼崽又繁衍了好几代,老雷看到它们就像见到了儿子们一样亲切。

“汪汪……”跛腿老黄狗不停地叫着,老雷抬头一看,王书记来了。

“你这个大忙人,怎么有空到我这破屋来视察?”老雷很少这样揶揄王书记。

“您老这样寒碜我,哈哈,是不是不欢迎我?”

“呵呵,坐坐坐!”老雷一边说,一边去端长凳子,老黄狗也停止了狂吠,转而摇着尾巴在客人身上蹭来蹭去。

“有事找您,是这样的。您已经捐助了八年的孩子突然打来电话,说这一千块钱不用寄了,他大学毕业了,目前在酒店找了一个刷碗的工作,可以养活自己。他特别想知道:您姓什么?家住哪里?想来见见您。可是您每次都让我写假地址,署名为‘老人’。这孩子早就想来看您了,可是一直苦于联系不上,他把这样的想法向新闻媒体透露了,居然有好心人给他提供了我们村的电话号码。这不,我马上就来找您。您怎么看?”王书记一路上走得匆忙,现已大汗淋漓,坐下来用草帽扇了扇面颊,接着说,“我看您还是见一见为好,不能苦了人家孩子的一片心意。”

“我帮他,可不要什么回报,只是为可怜的人付出一点爱心,也以此来抚慰我内心的伤痛。不见!麻烦你告诉他。”老雷态度如此决绝,王书记也不好再说什么,把1000元现金递到他手上,转身就走了。

老雷拿着崭新的1000元现金不知所措,久久地立在那里。跛腿老黄狗又温顺地在他的腿上蹭来蹭去。

天渐渐暗了下来,凉了不少,但暑气依旧逼人,老人吃完饭之后,抽了两袋烟,就上了床,跛腿黄狗就睡在床下的小竹席上。夜渐渐深了,可是老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无法入眠。他想到很多事,很多人,特别一想到自己的两个儿子,就泪如泉涌。他思绪很乱:小龙是为国捐躯,这是我的骄傲,可是小虎究竟在哪里呢?我苦命的儿!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只要让我在蹬腿之前见上他一面,哪怕是现在就让我去死,我也愿意。

“老头子,我回来了!”老雷打开门一看,欣喜地发现老伴牵着十一岁的小虎回来了。后面跟着穿着军装的大儿子小龙。两个儿子沉默不语,面无表情。

老黄狗又一瘸一跛地出门迎接,尾巴拼命地摇,摇得都快断了。

老雷连忙把家里仅有的两只下蛋的老母鸡杀了,又买了好多肉,一张不大的饭桌平时总是空荡荡的,现在围满了人,桌面上也是盘子加盘子,碟子架碟子,老雷笑得合不拢嘴,分别给老婆、孩子夹菜,并催促道:“快趁热吃啊!”

可是他们却缄默不语,面如死灰,坐着不动。

“小龙,你是哥哥,你带头吃。”老雷又夹了一块红烧肉给大儿子,碗里的菜塞得满满的,都快滚下来了。

小龙军姿齐整,还是一言不发。

“不要逼了,他们都死了,我也死了!”老婆子大吼着,突然脸色发白,口吐红舌。

“什么?!你们都死了?”老雷崩溃了,但并不害怕鬼神。

梦呓连连,双手乱舞,双脚乱蹬,跛腿老黄狗用湿润的长舌头舔他的脸,一种清凉之感不由而生。

老雷被惊醒了,原来是一场梦。枕边一片湿……

第二天,一个约摸22岁的小伙子站在老雷的门前。跛腿老黄狗早就发出“汪汪”的警告声。老雷佝偻着腰,从屋里慢条斯理地走出来。

“请问这是雷大爷的家吗?”小伙子问。

“是的啊,有事吗?”老雷说。

“我就是您资助的孩子小李啊!”这个青年人说完便“扑通”一声跪下了,膝盖磕在坚硬的青石板上,跛腿老黄狗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老雷眯着眼睛,瞅了瞅,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在哪见过他,可是又想不起来。连忙去搀扶那个青年人。青年人眼泪汪汪,久久不愿起来。

“快起来说,孩子!”老雷连拖带哄的,总算把他扶起来了。

“咦,这照片怎么这么熟悉呢?”青年人看着对面墙上小龙的遗像,眼睛突然一亮,从怀里掏出九年前父亲临终前给他的小照片。

“爷爷!您就是我的爷爷!……”青年人激动得热泪盈眶,双手拉着老雷粗糙的大手絮絮叨叨。

老雷一脸蒙圈,傻傻地看着他自言自语,不知喜从何来。

“爷爷,你看这是什么?”青年人递过照片。

老雷接过照片,眼前一怔:这不就是小龙的参军照吗?

“孩子你是……”老雷的双手颤抖着。

“我是李小雷,哦,不,应该叫雷小雷,我爹叫雷小虎。九年前我爹癌症晚期,他在弥留之际说出了自己的身世之谜。原来他给哥哥,也就是我大伯扫墓时被人贩子骗走,后来他们还凶残地砍去了他的双腿,逼着他乞讨为他们挣钱,再后来这些丧尽天良的坏蛋觉得我爹没什么用处了,便狠心地丢弃了他,幸好被没有孩子的李家收养了……”

“不要说了,我可怜的孩子!”老雷紧紧地抱着小雷,泣不成声。跛腿老黄狗也拼命地把头往爷孙双腿的夹缝里钻。

屋外的鸡冠花开得更红艳了。

癫痫病怎么才能治愈呢
癫痫病如何治疗
昆明治癫痫病哪家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