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原】最美的距离(小说)

笔名情感故事2022-04-21 10:01:200

【青涩】

美丽的梦就像美丽的诗一样,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爱情也是一样,纯美的爱如同美丽的梦,一生只要一场这样的爱情足矣。青禾就是这样做着美丽的梦,在花儿般的季节里。

这个春天孪生出许多病句,雾霾、流感、沙尘阻断了尘世深处的呼喊,窗外的玉兰左顾右盼,苏伟将写好的情书又收了起来,嘴角的笑容似在嘲笑自己在青禾飘起的长发里断章取义,随即木木地掐断了亲近那个蔚蓝色的梦的念头。

青禾在三月的渡口迎着春风,看桃花的裙摆妖娆多姿,映在水里的那一泓温婉如女儿红般欣欣然醉人。如花的青禾有种青涩的美,她不明白青梅竹马的苏伟怎么木讷地如同旷野矗立的干瘪的老树。孩童时手牵手骑在牛背上微笑在夕阳下的画面总在脑中挥之不去,那时的我们多么天真、可爱,你一伸手就可以牢牢地锁住我的心,把我们的童年锁在天使的翅膀上,在云端游荡。现在你长大了,反而不懂我的心,女孩子惯用的顾左右而言它,就把你淹没在春天的病句中,眼里窥视着我心里吞噬着想要撩起我五百万根青丝的欲望。你我的心思随着这个季节草长莺飞,斑驳潮湿的思绪凌乱了这美丽的春色。

我们都相信在最美的距离下爱情才能显出它的唯美优雅,所以我们努力地探寻着最恰当的距离,但是走过年少的时光后我们却好像掉进这个距离的豁口进退两难,他这样想着,她也这样想着。院里的篱笆墙被牵牛花换上了新装摸着现在的炫彩,他看得见她,她也看得见他,摸不到爱情的温度,却分明能感到跳动的火焰一会儿东倾一会儿西斜,风动?心动?

【成熟】

青禾坐在办公室里敲打着外面的阳光,一寸光阴一寸金。不需要珠心算,青禾已经知道自己像个守财奴,死死守住她的甜蜜爱情,不敢挥霍。她把一天分成若干小份,拿出一份交给她的上帝,用心做好手头的工作,换回粮油和蔬菜,填饱生活;拿出一份亲近父母,常回家看看,给母亲捶捶背,给父亲沏杯茶,换回他们的健康和幸福;拿出一份走进水,清洗心中的山、蓝天和白云;再交出一份给文字,安放无处着落的灵魂,也把自己磨洗成苏伟眼中的颜如玉,再从书本中捡拾些黄金,增加生命的重量,偶尔也收藏一些色彩斑斓的雨花石,将来好给孩子编织童话;最厚重的那一份是留给天平,来品味和丈量爱情的深度、宽度和厚度。

跨过年的门槛,前途横陈无数台阶。时光没有打卷儿,黑白分明,从年头至岁尾排列有序。苏伟把自己种在时光里,新芽,花朵,绿叶,伸展的枝条,从幼苗开始,向天空和大地两端伸展,闪亮的人生跳跃在时光里,走过日月,走过黑白,走向不胜寒的高处,也走向宽广博大的深处。他要把思念磨绿,成捆运回家,再用枝叶围成一个诺亚方舟,两颗心互相取暖,开成一个小太阳,画面唯美。

【情殇】

季节坠在冬的枝桠,苏伟走在小路的僻静处品味人生况味,不是放风筝的时节眼睁睁看着风筝断线,断裂像蜻蜓点水般轻松,也如同风向随着季节瞬息万变,那一方诺亚方舟也没能被我篡改结局,我最终还是没能抓住你到达永远。离别,没有留下一点理由。为你精心守护的青花瓷完好,而你却急急地在我的人生中退避三舍。

青禾静静地在一场病魔中睡去,走的时候没有痛苦,躺在苏伟的臂弯里,嵌在子女的眼神里。彼岸是否如传说中花开红艳,你是否在那遥远的远方守护着我和我们的孩子,你知道孩子们想你吗?我知道,我一抬眼就能望见你和孩子们。青禾的面容在一朵盛开的莲里清晰又模糊......

与青禾有关的画面在一盏茶里静静铺开,坐在自家的藤椅上,苏伟悠悠地回忆着,旁边忙碌着的是他的第二任妻子。

你用手掌拍打几片叶子,然后贴在你和我的额。冰凉地,一股清香沁润着你我。那是夏日,清蟬嘹亮的歌喉惊醒早晨的一滴漏,滴落在嫩绿的薄荷叶片,薄荷长在篱笆墙边,牵牛花缠绕篱笆墙,炫彩如斯......

【安然】

你妈妈买菜去了,苏伟对刚进门的孩子说。

当然这里的妈妈是指苏伟的第二任妻子彩云。这样的话青禾在的时候苏伟也经常对他的孩子们说。十几年来彩云已经取代了青禾在这个家里的位置,虽然彩云还是彩云。她做着以往由青禾做的所有的事,她像青禾一样料理这个家,应酬着亲朋之间的大事小情。孩子们亲朋们都像佩服青禾一样佩服彩云,凡事能得到她的认可大家都是很高兴的。

彩云没有青禾那样美好的童年,她是个私生子,生下来就被人嫌弃和唾骂。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恶少夜半时分扣门翻墙头打扰过她和母亲的生活。光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破败的小木屋外老槐树上打着旋,彩云生活的门窗紧锁。直到遇见丧偶的苏伟,她才有机会敞亮着眼睛走进人们的心田......

整整一个下午,苏伟时常分不清彩云和青禾,他留白,留下一整页的空虚等着彩云用生命的行走来添彩。

爱,是爱情又不仅仅是爱情,它是莫名其妙的无语诗,绕过人心和街角,穿透生活的阴阳面,绕过生活的窗户,与我们相握,很慢,很优雅。

【夕阳】

都说最美不过夕阳红。黄昏下的风景静美,让我们这些舟车劳顿的人们在夕阳下停一停,聆听风敲骨髓的声音,分辨大雁划破天空的痕迹,也让我们的心变得温柔安逸些。

苏伟写得一首好字,他写字的时候彩云就在一边研墨、添茶,对着写好的字,两人絮絮耳语,评论什么地方有长进,哪一笔没写好。彩云识得几个舞伴,晨练的时候彩云跟着姐妹们在踏着音乐的节奏起舞,一旁的苏伟练着太极看着彩云傻傻地笑。他们相伴去买菜去做饭去看电视节目,他们一起临山照水迎来朝阳送走夕阳。

四月的雨幽幽地下着,没有牧童,杏花村的酒旗在风中飞舞。苏伟和彩云慢慢地走在雨中,他们刚刚在青禾的坟墓前完成了一场灵魂的对话,他们静静地踩着地上的小草发出沙沙的声响,这丝语青禾一定听到了,要不然,要不然,这天边的那一朵云彩也不会飘然而至,并且带来青青雨丝。

苏伟无力从哲学的角度恰到好处地阐释何为最美的距离,但是他想,在生活中,能让心灵获得安宁的状态就是最美的状态,你不需要纠结它究竟是什么,就这样优雅地保持着最美的距离。而有时,人们则宁愿隐在自缚的茧里,独自品着酸甜苦辣涩勾兑而成的酒,任心意向左向右向无极,反倒觉得那样与在乎的人甚至与这俗世的距离都正好。更有很多时候,自己都骑驴找马,在当下走进过往才发现,放下一些执与念,冷眼观之后却原来那时的距离也是很美的......

许昌轻微癫痫病医院
得了羊羔疯怎么办
什么原因容易引起癫痫病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