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人生】 来不及说爱你(小说)

笔名情感故事2022-04-23 14:38:420

她气喘吁吁地攀登上雪山之颠,望着满山遍野的积雪愣了愣,含着笑将双手放在嘴边大声地呼喊道。“我来了——玉龙雪山!”

——引子

夏夜的风携带着暑气悄无声息地潜入每个屋子。一个小女孩推开窗户,把手放在窗框槛上望着静谧的星空,听着隐约传来的蛙声混杂着各种虫子的鸣叫,犹如一曲交响乐,在这满天繁星的银幕下尽情地宣泄着满腔情怀。

一个小黑点忽然闪入她的眼帘,她静静地看着他在那几米远的河岸边忙碌着,过了一会,她实在按捺不住好奇的心,偷偷地爬过窗框,踮着脚溜到他身边想看个究竟。小男孩被突如其来的巨大黑影吓了一跳,转过头来见是一个长发圆脸,穿着睡衣的小女孩正用两只好奇的大眼睛盯着他看。

“你在做什么?”小女孩好奇地探问道。

“你看。”小男孩用脏兮兮的小手指着他脚下耸起的一小堆土。

“这是什么?”小女孩望着那一小堆湿土问道。

“这是我今晚吃的枇杷籽,我在这挖了个洞把它种下去,这样明年我就会有很多很多的枇杷吃了。你喜欢吃枇杷吗?”

“嗯,我喜欢。”小女孩肯定地点着头。

“那到时我请你吃枇杷。”

“好啊,可是,你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小女孩问。

“我家搬来这儿已经快一年了,我也没见过你,看来你很少出门。”

“我不喜欢出门。我没有朋友。你可以做我的朋友吗?”小女孩羞涩地问。

“当然可以了,我叫马行日,你以后就叫我小马好了,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小男孩友好地笑着,露出前排两个空空的牙洞来。

“我叫林如,你叫我小如就好。”

“那我明天可以去找你玩吗?”小男孩问。

“当然可以了。”小女孩用一只小手指了指不远处一座用马赛克铺就的两层楼房说。“那就是我家,明天我等你来玩。”小女孩兴奋得脸颊通红。这个有着国字脸,单眼皮的小男孩在她的小小心灵里无意间种下了一颗友谊的种子,这对于腼腆又极少外出的她来说,那无疑是如沐甘露。

天才刚朦朦亮,小女孩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起床,把自己所有喜爱的玩具全都搬出来逐一摆好,等着朋友的到来。似乎过了一年那么漫长,她终于听到那期待已久的门铃声。她飞奔过去开门,把他郑重地介绍给自己的父母,然后欢快地拉着他的小手往自己的房间跑,她想让他看看她的小天地,这个秘密的小天地现在不仅仅只属于她自己的了,而是她们共同的秘密基地。

小男孩看着一屋子的布娃娃玩具,惊讶道。“你每天就跟它们做伴呀?”

“是的,这全是我的宝贝,我们一起玩吧。”小女孩骄傲地说。

“可是我不喜欢玩布娃娃,要不我们来玩过家家好了。”

“什么是过家家?”

小男孩用不可思义的眼神看着她。小女孩眼睛里蓄着泪水慢慢地低下头去。小男孩赶紧说。“没关系,我来教你。我当爸爸,你当妈妈,这个布娃娃就当我们的孩子好啦。”他在地上随便拿起一个布娃娃冲着她扮鬼脸。小女孩终于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笑得很甜很甜。

冬天,风吹在身上沁凉入骨,寒意遍体,一如林如此时的心情。

日复一日,男孩照常来找她一起玩,今天一进门却看见哭得眼睛红肿的林如,他不解地关心道。“小如,你怎么了?”

她低着头哽咽说。“我们就要搬到城里去了,我妈妈说我爸爸调到市里工作,我们也要一起搬过去。”他听后低着头许久没有说话。“小马,以后我再也看不到你了。”她哇哇地又哭了起来。

他手忙脚乱地去帮她擦眼泪说。“笨蛋,我又不是死了,我们还会再见面的,等我长大了我就去找你。”

“真的?”她惊喜地问。

“当然了,你放心吧,我肯定会去找你的。”

她终于破涕为笑,并从抽屉里找出一张画来递给他。“小马,这张画送你,你看。”她用小手指着上面的人。“这是你,这是我,在旁边这棵树叫枇杷树。好看吗?这是我画的。嘻嘻。”

“嗯,好看,我会好好收着的。对了,你等我,我回家拿样东西。”他转身就跑了,手里紧紧地攒着那张画。

一个月后,当马行日再一次来到林如的家时,那里已是人去楼空了,他跑到河边,那颗已长有半米高的枇杷苗被连根拨起扔进了河里,他似乎看见林如伤心欲绝地拔出枇杷苗狠狠地扔进河里大声地哭喊着。“马行日,你这个不讲信用的坏蛋,我恨你,我恨你。”

他蹲在河边呜呜地哭起来,流下一个小小男子汉的宝贵眼泪。

转眼已是初中二年级学生的林如,早已是全校公认的校花,婀娜多姿的身姿再配上一头长长的黑发加上腼腆而内向的性格,“冷美人”的绰号似乎也来得并不冤枉。

林如照常在上课钤响前五分钟才赶到。她走到自己的课桌前,刚想放下书包,发现课桌底下又躺着一个粉红色的信封。她司空见惯地拿起信来准备丢掉,一行漂亮的草书字引起了她的注意。“好漂亮的字。”她不由在心里暗自称赞道。于是犹豫了一下决定破例打开来看看。

认识你的时候

也就刻下你的名字

问青山思念几许

岁月有多久

记忆便有多久

何必幽径谈画

你就是一幅丹青

何必月下吟诗

你说是一首蝶念花

——恋慕你的于子星

她的脸颊突感滚烫。想起刚来不久的那个男同学,高高的个子,梳着三七分的头发,穿着时尚,从他刚来这里读书的第一天,她就认出他来。她含着笑缓缓地打开记忆的闸门——那天放学,她从正在修建的公路旁经过,迎面有个踩着最新式赛车的男孩,带着一种艺术家的气质,眼神无比忧郁地向她走来。她当时心里想,这个人为何如此忧郁?假如我能认识他的话,我一定要拯救他。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会那么巧,这个忧郁的男孩后来竟然会转学来到这里读书!而且刚好又与她同一个班级!看着这首用草书写成的诗。“果然很有才华。”她心里想。呆呆地望着信纸出神。

正在发呆的林如后背突然被人用笔尖捅了一下,她狠狠地转过头瞪了他一眼,不理睬他。对于坐在她后面的这位邻居,她已坚持不同他说话好几个月了,那是她刚开学的第一天,在老师分配坐位点名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一个尘封已久的名字——马行日。当她怔怔地看着他这个邻居时,小时候的点点滴滴一时间全涌上心头,当马行日兴高采烈地叫着她的名字时,她似乎想起什么来,冷冷地睨了他一眼后便转过头去不理睬他。坐在后面的马行日可不这么想,他拼命学习为的就是希望能考上市里的重点中学,期盼有一天能在那里同她相遇。想不到真遇上了还成了她的前后邻居,怎么能让他不高兴呢?可无论他在这几个月里对她百般讨好,她始终对他不理不睬,现在看见她看信看得脸颊发红,不由心里急不打一处来,于是用笔后尖去捅了她一下,谁知道更遭来白眼。

于子星开始疯狂地追求林如,每天一封情书似乎成了家常便饭,林如在他优美的情诗里开始感到昏陷,不得不为他的才华所折服,但每次于子星来约她一同外出时,她再三婉拒后还是会带上好朋友许小鹿一同外出。三人同行在校园里已成一道特殊的风景。

马行日看见林如手挽着许小鹿,旁边跟着个于子星有说有笑地在操场上散步,心里感到一阵无从言表的疼痛,他决定要找林如好好谈一谈,即使再遭来白眼也无所谓。他焦心地紧握住拳头,望着那远方熟悉的身影发愣。

晚自习时,马行日走到正在写作业的林如身旁,突然捉住她的手就大步往外走去。她被他坚定的眼神摄住,吓了一跳后顾不得挣扎,竟鬼使神差地跟着他走。他拉着她来到教室后面的一颗梧桐树下再放开她的手,从裤兜里掏出一块漂亮的灰色鹅软石放在她的手里说。“这是我最心爱的鹅软石,它迟到了四年,不管你信不信,四年前你告诉我你要离开时,我赶着回家就是为了拿它,我想把它送给你做个纪念,谁知道跑得太快从楼梯上滚下来摔折了右脚,等我脚好后再去找你时,你们已经搬走了。”他又从裤兜里摸索出一张已有些许泛黄的画。“你看,这是你送我的画,我一直都带在身边,这是你,这是我,还有这一棵是我们的枇杷树。”他指着上面的小男孩,小女孩和一棵树说。“虽然枇杷树已经被你拨掉了,但我相信它早已种进了你我的心里。林如,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你应该知道的。”他激动地握住她的肩膀说。“不要不理我,小悦,你知道吗?我拼命地读书就是为了能考上市重点中学,希望有一天能再见到你。”他望着她的眼睛非常郑重地说。“如,我们交往吧。”他急切地望着她,希望能从她口里得到准确的答复。然而等了许久,她只是不停地搓着双手低着头望着地面,始终一言不发。终于,她慢慢地垂下手来,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自讨没趣的了。”她听到他伤心欲绝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忙站住脚转过身来,却看见他已跑远的背影,两行热泪悄无声息地划过两颊……

转眼间初中生活已经结束,随之而来的是紧张的高中生涯。林如逐渐感到心烦意乱,开始厌学,特别是每回看到马行日对她含情脉脉却又欲言又止,反过来与于子星针锋相对时,她连辍学的念头都有了。

难得一个安静的星期天,林如决定要利用今天好好地把前一段时间所缺少的睡眠全部补回来。铃,铃,铃……一阵不合时宜的电话声打破这宁静的早晨。她拿起电话一听,是于子星。自从马行日同她表白过后她便开始回避他,将他的甜言蜜语与情书送入抽屉,不予理会,久而久之,他对她的高傲也开始感到厌倦,已有一阵子没有联系了,怎么这时候突然又打来电话了?

“喂,林如吗?我是子星。”他带着哭腔说道。

“嗯,知道,有什么事吗?”她淡淡地问。

“林如,我妈妈刚刚检查出来得了癌症。”电话那端传来一阵底沉的哽咽声。“林如,你能来看看我妈妈吗?我在她面前经常提到你,她很想见见你。”

她慌乱地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此刻的电话筒竟显得异常地沉重。电话那端开始传来一阵压抑的呜咽声后续而被挂断了。“张子星的妈妈。”林如在脑子里迅速地回想,似乎曾听别人说过,他家里生活条件很优越,而他的妈妈同他一样是个很时尚的人,长得很漂亮,人称“西施”。她躺在床上,同于子星的认识与纠缠,如电影般重新回放,她不得不自认,她喜欢他的能说会道和每日一新的优美情书,特别是他那帅气又时尚奔放的性格曾经在她心里激起无数的浪花,可是为何马行日的话让她感到心里一阵阵疼痛?一想起马行日,林如就想到那次他表白后失望转身的背影,那时候她差点就开口说“好的”,但心里总有着太多的顾虑,比如年龄,还有她高傲如公主般的自尊心。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意已全散。

林如还是一如既往地回避着于子星,而好朋友许小鹿却在这一段时间里事无巨细地照顾张子星的妈妈。一个多月过后,张子星母亲逝世的消息在校园里疯传。

有一段时间没再见到于子星,再看见他时,他牵着好朋友许小鹿的手迎面走来。四目相碰时,他的眼里充满了愁怨。她假装没看到他们,心里五味杂陈地与他俩擦肩而过……

3天72小时4320分钟259200秒。林如。马行日专注地趴在课桌上,整张纸上全写满了时间与林如的名字。重复,重复再重复。“已经3天72小时4320分钟259200了。”他在心里想着,烦躁地把双手插进头发里,感到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林如已经有三天没来上学了,他打她电话却传来暂停使用的回音。他感到自己简直快要无法忍受这种无端的折磨了。“即使我不与你说话,你对我若即若离也好啊,无论如何,只要你肯来上学一天,我就每天都能看见你了,我并没有那么多的要求,我只想要每天都能看着你开开心心地存在就够了,就算你要跟于子星交往我不也忍受下来了吗?我只要能看见你就心满意足了,难不成连我如此小的心愿你也忍心剥夺了去?”他心里默默地念叨着。“你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出了什么事不成?为什么没来读书?”他在心里幻想着无数的可能,仍旧还是毫无头绪,最后决定还是说服自己低三下四地去问问情敌于子星。“或许他知道她的下落。”他心里想。

“喂!你知道林如为什么没来读书吗?”

正在看书的于子星听到一个极不和蔼且压抑的声音时抬起头来一脸的茫然。“什么?”

“林——如——!”他故意拉长了声音带着责问的口气说。

于子星耸耸肩说。“关我什么事?”

他一听不由怒上心头,用力一掌“啪”地打到课桌上,吼道。“不关你事关谁的事?你不是爱她吗?她已经有三天没来学校读书了,你怎么一点也不关心?”

“是吗?林如已经三天没来上课啦?”于子星反问道。

他气不打一处泄地捉起于子星放在课桌上面的书就用力地掷到地上。这时,班里的同学看着苗头不好,早已有人偷偷地跑去找老师了。

他在同学的围阻下看着于子星那张令他无比讨厌的脸心里直作呕,大声地骂道。“呸!装腔作势的东西!”

河南儿童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中药有哪些处方
看好癫痫大概得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