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枫】拜师(小说)

笔名经典文章2022-04-18 11:24:140

前些年,城市棚户区的平房一排又一排,有院落没院落都住得满满的。上班干零活的,蹬三轮做小买卖的,天南地北,哪儿的人都有。一到晚上,车来车去,人来人往,跟个小村庄似的,蛮热闹的。

卖水产的老李住在这片平房里已经好几年了,日子一直过得紧张而有序。虽然他长得像瘦猴子似的一副病歪歪的样子,可妻子翠花彪悍,肥头大耳跟个野猪一般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两口子起早贪黑没命的干,头几年可没少积攒钱。好长一阶段,两口子天天说要买套房子搬走的哩,哪曾想,一家新搬来的邻居却一下子给他们搅黄了。

据说,那家邻居男的姓王,三十七八岁,个子不高,却吃得大腹便便很像个老板样。再加上他出去回来总开个黑轿子,又整天领个年轻漂亮豪爽的女人,没用多久,便和周围的邻居混熟了。

远亲不如近邻,老李家自然更不例外。门对门的住着,低头不见抬头见,关系很快非同一般。要不然,这几天,卖水产的老李也不会轻易被媳妇嘟囔得心烦意乱……女人嘛,看着别人挣大钱总爱眼红,有事没事天天在背后煽风点火:“啧啧,你知不知对面那家卖古玩的挣钱多快?听他媳妇说顺了一天就能轻轻松松发大财呢!给你说多少遍了让你跟人家拉拉关系,让他带一把,你偏不听!是不是想抱着老本行咕嘟一辈子呀?”

“人家刚搬过来,咱哪好意思张嘴求人?再说我也不是那块料呀!‘隔行如隔山’,听说那玩意深奥得很,弄不好还不如咱卖水产哩!”老李懒得理会,嘀嘀咕咕想寻个理由敷衍过去。

“呸!啥不是那块料?都是两个肩膀扛个头,谁生来就会做生意?还不都是一点一点慢慢学的?”媳妇不依不饶,唠唠叨叨没完没了:“看你天明天黑弄得跟水母鸡似的,累死累活才挣几个籽?哪胜人家,说说笑笑就把钱挣了?”

媳妇戳到痛处,老李一时语塞。也真是。他妈的,这年月,挣钱的不费劲,费劲的不挣钱!看来还真得听听媳妇的,跟搬来的邻居小王学一手啊。

有了这种想法,老李便时不时的到了晚上拉小王来家喝一杯。果然没有让人失望,酒桌上,喝得满面红光的小王胸脯拍得砰砰响:“啥话也甭说了,就凭咱俩对脾气的份上,我不拉别人还不拉你一把?啥事巧得很,今个正好有个客户登门,你跟在兄弟后面瞧瞧,多少也见见世面长点学问。”

老李一阵窃喜。心说:乖乖,百闻不如一见,趁这个机会正好也摸摸底细!这年月吹牛皮的比比皆是,别他娘的不小心上了贼船还尚且不知。表面却佯装兴奋不已:“好好好,兄弟这般看得起哥哥,等挣了大钱老哥好好的谢你呵。”

正说着,小王的电话真响了——眼看他一边站起来接电话一边打手势,老李心领神会,赶忙放下酒杯兴致勃勃的跟着小王一起去见客户。

来人果然气度不凡。甭看是个中年女人,个子不高,长相、穿着普普通通,但就凭旁边停的那辆宝马车,以及身后紧跟的两个彪悍保镖,一看就是个有钱的主。小王老远看见了,哪敢怠慢?一边紧走几步,一边赶忙喊着打招呼:

“哎呀,你好!魏姐,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事,没事,小王,不用客气,先看货吧。”姓魏的妇女说话干脆利索。

“那好,那好,跟我来吧。”小王手一指,领着几个人直奔自己的住处。

等进了院子,开了房门,魏姐便跟着小王进了屋子。剩下两个保镖,一个拎着包跟了进去,一个却一动不动守在门口。老李原本也想进去,却不料被站在门口保镖拦了下来。他不知深浅,只好待在门口察看究竟。

好在棚户区的出租房都不大。说是站在门口,其实跟待在屋里没什么两样。只要往里一瞟,屋里大小动静几乎尽收眼底。

小王好像一切都不曾理会。领着魏姐一直走进屋里,二话不说,就趴着钻进了床底下。

魏姐不言不语,只管找个板凳坐下来耐心等待。屋里那个男保镖,好像略显紧张似的全心戒备。

许久,小王才吭哧吭哧抱着个看上去脏兮兮的盒子从床底下钻了出来:“放好多年都没让谁看,今个跟魏姐有缘分,拿出来也给张张眼,看到底喜欢不?”说罢,径直蹲在地上打开盒子,轻轻拿出一个用红布包了好几层的东东,小心翼翼地递给了魏姐。

女人瞟了一眼,然后轻描淡写地问一句:“多少钱?”

“15万。”小王不慌不忙,稳稳坐在了床沿上。却把门口的老李吓了一大跳:我的天,小王这家伙心真狠,啥玩意能值十五万呀?他踮起脚尖想看个究竟,却又一次被保镖拦了去。没办法,他只好乖乖地待在门口,看魏姐如何应对。

“打开看看。”女人挥挥手,下命令似的不容分辨。

小王慢慢蹲下身子,轻轻地一层一层把布解开。顿时,一尊古朴通透的玉观音展现出来。

女人眼前一亮,禁不住从板凳上站起蹲了下来。她双手慢慢拿起,左看右看,爱不释手。

“这是我上些年下乡走门串户收来的。听主人说有年头了,是个老玩意。要不是等着用钱,我才不卖呢!”小王一边搓手一边嘟嘟囔囔,那样子,可怜巴巴的,一副老实巴交苦穷样。

“五万,你要是五万能卖我就要了。”女人终于抬起头,开始和小王谈价。

“五万不行。几年头里有人出六万我都没卖,总不能越卖越少吧?这样吧,魏姐,看在咱认识的份上,我让你三万,十二万!你看行不行?”小王直直地望着魏姐,显得慷慨而仗义。

“六万!大男人家,别磨叽,行就行,不行还是朋友。”说着,女人站起身来就要走。

“哎!也罢也罢,既然魏姐如此爽快,当小弟的还有啥话可说?权当交个朋友,拿走吧。”

魏姐不再说话,招一招手,保镖迅速从包里拿出一沓钱来,“啪!”的一声摔在了板凳上:“一手钱,一手货,互不相欠。”

小王赶忙把钱收起放进一个破包里,然后又蹲下重新把玉佛一层一层都包好了放进盒子里,才双手捧着递给了魏姐。

魏姐毫不客气,接过盒子说一句“再见”抬脚就走。小王和两个保镖紧紧跟在后边,直到看着仨人开着车子走远,小王才哼着小曲慢腾腾地回来找院中的老李。

老李早就等急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刚才那一幕,老李算是真的领教了。奶奶的,咱天明天黑没命的干一天也不过挣个辛苦钱,人家耍耍嘴皮顶你忙活半年,这活还有啥干头?看来媳妇翠花说的没错!想挣大钱,是得拜个老师,跟人家好好学学了。

“可如何才能让小王收咱做徒弟呢?”从小王家里出来,老李心里不止一次的细细盘算。为了达到目的,老李从第二天起就有事没事往小王家里跑。小两口子热情好客,每次老李来都好酒好菜从不吝啬。一来二去,两家成了经常走动的好邻居。不单如此,小王的口碑自来在贫民区就受到大家的好评:不论谁家有困难,认不认识熟不熟悉,只要邻居谁介绍说句话,定然是有求必应。所以,提起贫民区卖古玩的小王,哪个不佩服得五体投地?

老李更是打心眼里佩服小王。人缘好,能挣钱,家庭幸福美满。这样的男人谁不愿做?虽然之前也说过他也答应过,可那些都不过是酒桌上一些客套,实质上这一切对于老李来说并没有任何的进展。不能再等了,机会永远不属于只会观望的人。他下定决心跟着小王混。并暗暗买了许多礼物,到了晚上和媳妇一起直奔小王家里。这一次,他要郑重其事跟小王说一声,有机会无论如何不能忘了哥。因为这事,自己可天天在家等着呢。

谢天谢地,小王和媳妇都在家里。见老李掂着礼物来,赶忙从屋子里出来笑脸相迎:

“哎呀,老李哥,你这是干啥?远亲不如近邻,有啥事你只管说,千万跟兄弟别太客气啦!”

“兄弟,老哥今天还真是来求你了!”这一次,老李不再客气,他一边往屋里走一边笑着说:“你这个老师我是认定了,就看你收不收我这个徒弟了,这一回我可是硬拽你的尾巴了。”

小王陪着走进屋,赶紧沏茶。小王媳妇早拉着翠花去院子里说话去了。老李把礼物放在桌子上,屁股刚挨着板凳,就火急火燎地问:“兄弟,跟哥说说,这几天手底下有没有哥能做的?”

小王让老李一支烟,掏出打火机“啪!”的一声替他点上了。然后他自己也点上一支,坐下来狠狠地吸上两口,才慢吞吞地吐着烟卷对老李说:“放心,我忘了谁也不能忘了大哥呀,上几回生意小,挣不了三钱俩枣不值当的让你掺和。巧的很,这两天有个大买卖,我正愁缺个帮手呢。”

“啥买卖?”老李急不可耐,恨不得放下一切,立马行动。

“我有个远房亲戚,姓邓,几辈单传,到了这时候家庭开始败落,熬来熬去一大家子竟然就剩下一个孤老头子。人老了又没啥收入,在乡下连吃饭都成了问题。好在祖上给他留个老物件,想换些钱寥度晚年,找来找去他找到了我。我哪好意思去买?那玩意弄回来就能卖个百儿八十万!你要是装个古董商,我把你领过去给他砍砍价,就是花个五六十万又咋的?俩人各半,一个人不就二三十万吗?按最低价八十万出手,你算算,这一趟下来一个人轻轻松松挣十多万呀。”

“这么简单?”老李听得心里直跳。说到挣钱,老李对小王已经领教过。如今好事临门他更是深信不疑。他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尽快行动:“行,就这么说定了,我现在就回去让翠花赶紧凑钱,绝对不耽误走时带上!免得乡下人要现钱,耽误大事。”他听后想都没想就随口答应了。

“也是也是,还是大哥想得周到,正好我手下刚卖的货钱没存上,明天也一起带上吧,免得到时候误事。”

说去就去。老李两口子说话办事绝不含糊。同行的弟兄听说老李接了个大买卖,纷纷主动借钱给他。好几十万的现金,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就凑够了。一切收拾停当,老李兴奋得一夜都没合眼。天刚蒙蒙亮,他便叫醒小王开着车直朝目的地奔去。

一路匆匆。小车好像知道主人的迫切心情,油门给足便疯狂地全力以赴。不知走了多远也不知开了几个时辰。老李只觉得车开得飞快,后来从柏油路下了土路,速度自然也就慢下来。乡村的路坑坑洼洼,高低不平。小王开着车走走停停,小心翼翼,直到快晌午的时候,才把车子开进了一个偏僻破落的小乡村里停了下来。

下了车,老李拎着沉甸甸的皮箱紧紧跟在小王的身后。走街串巷,拐弯抹角,很快来到一座破旧枝杈搭建的院落旁。

门是栅栏。透过缝隙往里看,好像无人居住,三间破瓦房显得格外的荒凉而孤单。

“邓叔,邓叔,在家吗?邓叔,我是小王,来客人了,开开门。”小王停下来,对着门口轻轻地喊。

“哦哦,来了,来了……”随着一声答应声,屋里栽栽歪歪走出一个脏兮兮的老者:胡子拉碴,黝黑发亮的脸满是灰尘。来到门口,低着头看都不看俩人一眼:“门没锁,进来就是了。”他说,然后使劲一拉,栅栏门果然开了。

小王给老李一个眼神,不再说话。俩人闪身进来,老者便又紧紧关上门,才回头领着二人走进堂屋。

屋里简陋不堪,杂乱无章。一张桌子,一个柜子,一张床,其余便都是些农用的工具,上面蒙了一层厚厚的尘土,一看便知道好久没使用了。邓老进来随手掩上半边门,自顾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上。

“坐吧,那边有马扎。”他指了指墙角落堆东西的地方,算是给老李打了个招呼。

客随主便。老李虽然心里有点别扭,可看小王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也只好勉强笑笑忍住了。

“邓叔,这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个收古董的,你拿出东西让人家看看吧!多少钱卖,痛快点,省得耽误事。”小王瞥一眼墙角站着没动,却回过头对着老头直入话题。

“哦哦……”老者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赶紧站起来摸摸索索去开柜子。

扒拉了好一阵子,老头才哆哆嗦嗦拿出一个棉布团子递给了小王。“嗯,不错,果然是件好东西!”小王接过来里三层外三层的剥开一看,原来是尊小金佛。眉目传神,栩栩如生。小王看了不由张口连连称赞:“你看看,朋友,这可是人家祖传几辈的老玩意,咱可不能太黑了呀。”说着,笑眯眯地把宝贝递给了老李。

老李赶紧把箱子放到小王脚下,小心接过金佛佯装拿到亮光的地方仔仔细细的左看了右看。然后往桌子上轻轻一放,抬起头轻声细语地问:“想卖多少钱呀,老爷子?”不亏做了几年买卖,跟人讨价还价老李可是轻车熟路的。

“这是从我家后院挖出来的东西。听村里人说:‘这玩意是纯金的,老值钱嘞!’唉!现在等着用钱,实在是没有办法呀!前些日子有个要的,给了五十个——小王听说了,不让卖!说认识个能多出钱的,看来就是小哥了吧?”老头说话慢腾腾的,那样子,好像满腹的委屈与无奈。

“嗯嗯嗯……”老李顺嘴答应着:“都是老熟人,肯定得比生人强,你就说吧,到底多少钱出手吧?”

“我也不懂,你就给看着给吧,反正小王跟我说,最少也能卖六十万,要不,你就给八十个吧?拿去卖再多该是你的财,谁让我这辈子如此不争气呢?”说到这,突然扭过头去,看样子就要流眼泪。

“老爷子,你看这样行不行?别人不是给你五十个吗?我给你六十个,行不行?行的话我现在就给给你现钱!”老李不急不躁,指着小王脚下的箱子底气十足。

癫痫病都有哪些症状呢
癫痫治疗有偏方吗
怎样防止癫痫病的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