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坐台女的真情给了谁(小小说)

笔名诗词歌赋2022-04-21 10:07:360

接近8月末的天气已经没那么燃热了,我迈着轻盈的步履,踏在步行街的彩板上,目光却在临街的店铺搜寻。儿子即将踏上求学的征程,心里揣摩着,作为母亲的我一定要为儿子的行囊填充一些必备的生活用品。

一位貌似熟悉的身形进入了我的视线,我放慢脚步把目光投在她的身上,只见她神情若有迷茫。此人不正是肖迪阳么?因为她的大体轮廓基本和十几年前没啥改变。她是我家刚搬来煤城,住在万宝那片平房时的邻居。她的房间就在我对过,我和爱人每次回家都嫌院门开着费劲,就从她房间旁的走廊穿行。

“小迪”我确定后大声叫了她。

这时她的目光才注意到我,表情带着惊喜:“梅,是你么?”

呆滞的表情一下变得精神起来了,直奔我走过来:“梅,死鬼,这么多年不见了,咋不见老?你再看看我,唉!老了吧?亏得你还能认出我!”

她的一只手重重地拍在我的肩上,“嘿嘿”两声,她话音一落又眯起她的眼睛,眼神又开始了不稳定。

我抬起头,对面就是新潮冷饮厅。我一把扯住她的一只胳膊,把她拉进冷饮厅坐定。

“嗨!都走热了,服务生,来两份巧克力圣代。还别说今天真有缘哦!好久不逛街了,要不是儿子后天要走,我还不会出来购物,要是不出来就不会撞见你……说说,多年前你搬了家就再没音信,干嘛去了?过得好么?”我没等她开口就一串连珠炮。

此刻,我才细细地打量着小迪,暗黄的脸上布满了雀斑,脸瘦的已经无肉,下巴仍旧尖尖的,发丝也零乱。简单的装束包裹着她萎缩的身体,和多年前的妩媚、性感、时髦的那个狐狸精简直派若两人。她抿着嘴缕了一下零乱的发丝:“嘿嘿,别提了,过得还凑合吧!”

她回答我时的眼神并没有直视我,只是嘴角带着牵强的笑。

“这么多年我也没去哪,就是前年侄儿上学,去青岛陪读两年,回来一直住在本市。不怕你笑话,我找个老灯台(老头)凑合过呢!看我混的,老东西连个手机都不让我拿,怕我联系小白脸啥的吧!”小迪说这话的神情仍旧慌乱着。

我接着小迪的话茬:“真的假的,咋会这样?嫁个年纪一把的老头?你怎么想的。这老东西心眼是够小的,嗨!那当初你搬家咋不说一声?毕竟邻居一场。”

“说来话长,还记得十几年前遇到点麻烦,就匆匆地从那出租屋搬了出来,没来得及告诉你。等我再回去找你的时候,房东陈姨说你们夫妻也搬走了,我再三问你们的联系方式,也是无果。可能对我还有我的职业反感,不愿意搭理我。”

我和小迪聊了我的近况,日子没啥改变,生活虽平淡,但是也不错,儿子蛮乖,即将奔赴一所名校。

从她的表情里明显得看出来,小迪对我还是有几分羡慕的。见她那双干瘪的手摸索着冷饮杯,低头一勺一勺抠着冷饮的样子,眼神躲躲闪闪的,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小迪几乎是含在嗓子眼的话:“唉!不瞒你说,做坐台小姐那几年,我是赚了不少的钱,自己也没少败豁,但是大多数钱还是花在我侄儿身上了。怎么说也晚了,恨死了自己那么早结婚。婚后跟着老公傻傻地做着服装生意,辛辛苦苦、跑跑颠颠的。赚来的钱却让老公养着小三,我气不过才离家出走。当时幼稚的我赚钱心切,挡不住诱惑,和一个感觉得不错的哥们混,结果那哥们却把我介绍去了那种地方,过着当时我自认为挺潇洒的日子。年龄渐渐大了,我才发现我身边那些当初拿我当宝的臭男人渐渐地都消失了……”

我专注地看着小迪:“哦!我只记得咱们住对面屋的那时候,你经常被不同的男人送回来,大多时候都醉醺醺的,我当时就不理解,干嘛要喝那么多酒?我从来没有直接去问你为什么?况且咱们见面也就打个招呼,没处那么熟。但是房东陈姨告诉我,你是靠脸蛋吃饭的,我当时还真不明白。”

“我当时年轻,只知道挥霍时间,挥霍青春,可后来呢?我攒了什么?我从老公那里把两岁半的儿子抢回来,我怕的是那个后娘虐待儿子。我当时也只能把儿子当侄儿养着,最起码在外人和孩子眼里不知道我是亲妈。自己经历啥样的遭遇,我也不想让孩子受半点委屈。儿子现在都二十了,我也不敢告诉我是他亲娘,不敢让他叫我一声妈。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是他娘,娘是坐台女……”

我们都无语了,只见她眼睛潮湿了……

我想继续倾听她的故事,这些年她是怎样过来的?又如何会成为今天这个样子?我感觉她不缺钱,缺的就是和煦的春风和温暖的阳光,也许缺的是无法面对正常生活的心态。

看着小迪离开的背影,我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当年我曾认识的她,妖娆可人、魅力四射、风情万种融于一身的小迪。

作为曾是坐台女的小迪还有真情么?她的真情给了谁?

看着着消失在人海中的小迪,感觉她心里已经没那些男人了。在她的世界里除侄儿,其它一切都是黯淡无光的,只有提到她的侄儿的时候眼睛才放光。我终于找到了答案:那就是她的真情、大爱,都给了她的侄儿,也是就是她的儿子。

癫痫初期有哪些表现症状
癫痫经常发作该怎么办
癫痫发作的预防措施都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