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韵今弹-小说】草戒指

笔名优美散文诗2022-04-20 10:55:150

思绪停留在童年的记忆里,特别又是这样一个下过雨的夜晚,安静下来的心,深入进去,就会被感动打湿。回忆容易让人脆弱,最最让人伤怀的,是这脆弱还要绽放成一朵柔美的花,散发出的幽怨清香,覆盖你无眠的思绪。童珍在夜的舞台上缅怀,沉浸在回忆的脸庞有着淡淡的哀伤,记忆中的那个夏天,记忆中的刘年,还有记忆中的青涩往事。刘年的小黑手,刘年的憨笑,刘年小黑手上的结草,8岁的记忆那样断断续续,就像童珍自由散漫成习惯的思维,但童珍不会忘记的是刘年那小黑手上的草戒指,童珍没见过真正的戒指,也不知道戒指是用来干什么的,刘年说,这是我编织的,送你。童珍现在还能清晰回忆起草戒指的样子,粗粗的草环成一个圈,笨拙的一个圈套在手指上,倒显得手指的白净。童珍想,那时小刘年送她草戒指,应该没有什么喜欢的味道,只能算8岁小孩子给同伴炫耀他劳动的成果,再大方地施舍罢了。

刘年不喜欢童珍,这是后来童珍在喜欢上了刘年后发现的。从小童珍就和刘年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里读书,直到初中,两人分开,童珍就开始异常得思念起刘年,这思念郁结于体内,就需要诉说,所以,刘年在初中经常跑教师办公室去拿信,然而,每当他们聚在一起时,刘年叽叽喳喳得说的总是他班上的一个女孩,童珍知道刘年喜欢那个女孩,后来,刘年和那个女孩走到了一起,那年,他们15岁,童珍保存着那枚草戒指。再后来,童珍开始读高中、大学,读大学一次回家,正好也遇到刘年在家,刘年已经提前毕业,他正喜冲冲办理订婚,童珍被刘年拉着,塞满了衣兜的喜糖,侵润着刘年的喜庆。童珍回到学校,没有再回家。

毕业后的童珍23岁,找了份秘书的工作,工作不累,但也有紧张的排挤,工作场上,就是没有硝烟的战场,散漫的童珍,自然显得有些吃力。后来,童珍辞去了秘书工作,在公寓里宅了起来,在激烈的战场里,公司的陈总倒是怜香惜玉,允许童珍做自己想做的事,只要求童珍在他要来时,乖乖地等着。童珍成了一只猫,懒散得应付着,懒散得生活着。一次,童珍被陈总带去应酬,接着,童珍就成了陈总的台面,兼着红玫瑰的妩媚和白玫瑰的飘渺。应酬让童珍认识了李总,闪闪发光的童珍又变成了李总的一道甜品,童珍从一座房子换到了另一座房子,没有涟漪,童珍还是懒散着,像午后晒着太阳眯着眼睛的猫。跟着李总的童珍出入着各种包间,在男人的生意谈判中,以一曲温婉的歌来慰藉男人厮杀的疲惫,童珍的巧言倩兮,总让人流连往返,和李总的谈生意的乔总,眼睛在童珍身上探索,而那油亮的脸也越发油亮。童珍没有打掉那窥谑的目光,而是促成了李总和乔总的生意成功谈成。李总兴奋得分了一笔钱财给童珍,并对童珍说,还有一笔生意,如果你能搞定那个公司的经理,我保证有你很多好处。童珍跟着李总走进了那间包间,看见包间里的经理是刘年,阔别这么多年,刘年发福了,才30岁的刘年早已发福。包间里没有风,可童珍明明感觉有风,那风漫无目的地吹着,童珍和刘年犹如飘渺着的两粒尘埃。这样的空气,自然很容易相遇。童珍的面孔藏在厚厚的粉脂下,刘年没有认出,童珍知道他的眼睛在自己身上估量这单生意的价值,童珍握着话筒唱起一首老得不能再老的《天涯歌女》,绵绵的声音,在包间里回荡,刘年嬉笑着和童珍一起唱起来。然后,刘年拥着童珍熟练地到了酒店,童珍趁着刘年洗澡的片刻逃离般走出了酒店。童珍想刘年和陈总、李总、乔总是没有区别的,回到家的童珍找出放在匣子里的草戒指,用打火机点燃,看它慢慢得焚着,童珍觉得眼窝有点儿咸湿,像是沙子进了眼睛。童珍把房间里的风扇打开,有风吹来,草灰就散了,消失那曾存的痕迹,间或散掉琐碎了的童话呓语。

童珍慢慢从回忆惊醒,合着泪痕倾听冷月冰凉的旋律,感觉一丝血液的流动,冰冷中异常的温暖,很对立的矛盾。她想应该找一份事来做,自己有积蓄,应该开一个编织店,编织一些美好的东西。后来,童珍开始招揽师傅来编织物品,黑黑的小君带着技术来到了童珍的编织店,童珍看着他熟悉得编出各式各样美丽的戒指,带在手上是那样美丽,童珍想到了婚姻,笑着看小君,小君黑黑的眼睛,嘿嘿得笑着。童珍没有和小君结婚,两个人的距离就保持在戒指之间,戒指在指上,关系还在继续。时间在走,童珍和小君用平静和沉默对话着。童珍想,就这样淡淡地,或许等到35岁的那天,她就把自己嫁掉了。

癫痫的初期表现有什么
武汉看癫痫哪里专业
北京癫痫病医院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