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园】十亩萝卜(小说)

笔名哲理散文2022-04-22 11:23:290

老张今年种了十亩白萝卜。

从春天开始,育苗、耕种、浇水、施肥,打药,忙碌了多半年,萝卜的长势也很好,满地绿莹莹的,没到秋天,很多萝卜就已长得从土里裂边了,又大又粗。拔出一根,足有半米长,轻轻一掰,很脆,水分很足。咬上一口,水灵灵的,辣乎乎的,嘴里留存的,还有一丝丝甜味儿。

从萝卜开始生长,老张几乎天天、夜夜都待在地里,特别是虫子开始大批繁殖的时候,打药工作,一刻都不可以懈怠。老伴儿跟在老张后边,也是不停地忙碌。除了做饭,并把干粮给老张带到地里,还跟着老张一起除草,打药。

老张不到五十岁,很倔,有时因为老伴儿腿脚不好,不会骑自行车,走着送饭到地里,晚了一些,免不了发几句牢骚,嫌老伴儿不中用。但看着老伴儿和自己在地里一头汗、一头水地顶着太阳忙碌,心里也是很心疼,总是让她多歇会儿,但老伴儿哪里歇的住啊?

坝上在引入种植错季蔬菜也好些年了。庄稼人祖祖辈辈种植大田庄稼,忙碌一年,也没多少收入。看着别人家靠种植错季蔬菜,发了财,盖起了新砖房,还有的,在县城里给孩子们买了楼房。老张从原来的看不上,坚持种大田庄稼,冬天出外打工,被包工头子骗的要不回钱来,慢慢地,也在转变观念,想种植些蔬菜试试。

坝上,地广人稀,没啥矿产资源和工业企业,人们打工得去好远的地方。但有的是广袤的土地资源,而且,随着国家政策的扶持,也从原来的靠天吃饭,到现在打上了机井,接上了电,能及时浇上水了。受一些致富带头人的引领,大家伙都开始大面积地种植各种错季蔬菜了。这样一来,整个坝上,有几千万亩的蔬菜地,大伙儿种的的有甘蓝、西芹、圆白菜,萝卜、甜菜、葵花等,产量、口感都不错,特别是因为地处坝上,高寒、昼夜温差又大,施用的农药相对于华北、中原、华东等地区,还是少多了。但就是一个问题,销售情况拿不准,两年好,一年差,尤其是销售价格,一天一个样。本地庄稼人因为条件所限,储存菜的冻库,建的也不是很多,人脉资源又缺乏,只能把希望寄托于外来的“侉子们”。所以,菜一长成,大批量的连续上市,价格波动极大。

老张看着地里长势喜人的萝卜,心里禁不住喜上眉梢,盘算着,“一亩产量,看样子,预计怎么也在万斤以上,按去年的价格,一斤四五毛,合下来,光白萝卜一项,就能收入个四五万啊!”“这样,加上和老伴这些年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老大结婚用的彩礼就有眉目了,在县城里上学的老二,住宿费,生活费,食杂费,也就妥妥的了”!老张这么想着,看着地里的长成的萝卜,就像看着红彤彤的百元票子一样,干劲儿就更足了。

“今天啥价格?”“唉,不行!才二毛五一斤!”

“不卖!”老张天天打听着价格,相比去年白萝卜那价格,还供不应求,老张倔着呢。

“今天啥行情?”“嗨,还不如夜儿呢!才二毛三!”

……

“今天呢?”“一毛五!”

看着萝卜行情一天天的下跌,不少庄稼人沉不住气了,张罗着就便宜卖了,好歹能回个本钱,起码能回个育苗和浇地钱。但老张不行,老张心里坚信,价格还会涨上去的,就硬捂着,不着急起萝卜。

有卖菜经纪人李二狗逗老张,

“老张,一毛二一斤,赶紧卖吧!”“再不卖,明天八分一斤了!”

老张一看,他妈的,菜贩子李二狗,本地人,老张心里这么骂着,嘴上是这么说的,“你要捡便宜,我还偏不卖,烂了地里,我他妈的也不卖!”老张没给李二狗啥好脸色,扭过头前,还冲着李二狗唾了一口,心里又跟着默骂了一句,“二狗子!狗腿子!舔你那侉子爹去吧!”

李二狗在村里,名声是不咋好,但这小子脑子活泛,一看给外地收菜的侉子带路收菜,赚好处费,也不赖,还有吃有喝,甚至趁侉子听不懂本地话,还这边压价,那边涨价,两头赚差价!村里人烦他,但还得罪不起他,没他能煽呼,也不如他说的侉子话好。要说,时代变了,市场经济,经纪人在各行各业里都有,演员有经纪人,房地产有经纪人,等等,不一而同。所以见怪不怪,但在相对落后的坝上农村,庄稼人还是喜欢实实在在的乡亲,不待见靠煽呼,坑蒙拐骗致富的。

尤其,老张,更是不信这个邪,“李二狗,都是什么下三滥的人啊!指望他?拉倒!”

但是,多数村民,还是不行,也不善于说个侉子话,见了李二狗,还是恭恭敬敬地递根烟,让二狗帮着和收菜的侉子说句好话,毕竟,价格普遍不好,多卖一分是一分!那每一分都是血汗钱呀!多卖一分,就能少赔一分。

村里,大多数庄稼人赶在萝卜落价到底之前,都卖了,放眼看去,就剩下老张家地里的萝卜没卖了,也有好心人劝老张,“和二狗说句好话,赶紧卖了吧!”

“让我求他?我坚决不!我宁可烂了地里,也不求他!”老张是真倔,也绝不会为了一斤菜,多卖个一二分,求二狗的。

老张的坚持,还是失败了。最终,白萝卜的价格跌到五分钱一分,还没有侉子来收了。毕竟村里也没多少菜了。这下,老张急了,万般无奈,听别人劝,给二狗买了一盒烟,也无济于事了,因为收菜的侉子根本就不到村里来了,二狗也没办法帮他了。

老张想想,后悔没听大伙的劝,眼看着天一天比一天地冷,村边的水坑都结了薄薄的一层冰了,加上老伴儿一天天地在耳边唠叨、埋怨,老张是一筹莫展,蹲在地里,看着那一根根长得粗大的萝卜,心疼不已,也懊悔不已。

心里实在难受的时候,老张在地里不停地抽着卷得旱烟,气没处出的时候,就气得用铁锹对着萝卜猛砍,嘴里还不停地骂着,反复地,不厌其烦地,老张对着萝卜骂。骂完了,就蹲在地里,无声地流泪。一个大男人,不到伤心处,有泪不轻弹呀!

最后,老张实属无奈,“靠自己和老伴儿起,一地萝卜,得起到啥时候呀!雇人起,又得多出一份钱”,合计来,合计去,加上地已经上冻了,老张没办法,只能放弃了。辛苦了一年种的萝卜,辛苦了一年的心血,就这样烂在地里了。还不如甘肃天水的果农一样,便宜卖,回不了本儿,起码可以少赔些呀!

可是,事情并未就此结束。对于运气不好的老张来说,真是祸不单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村里,王平家养的牛,因为天冷了,也就不再拴了,王平图省事,把牛往外一扔,也不看管,随便牛自己去地里收留地吃荒草,还有地里剩的烂菜叶子。

王平家的牛,不知怎么地,就溜达到了老张家的地里,可能是觉得地里剩的菜多,也是,老张整整十多亩白萝卜,几乎就没起。这下,牛高兴了,放开心地吃吧!

悲剧还是发生了,牛光有下牙,没上牙,吃草都是靠舔,根本就不会嚼和咬呀,一口白萝卜吞下去,噎死了。待王平天黑时,找到老张家地里时,牛已经气绝身亡了。

王平抱着牛哭呀,但已无力回天了,王平心疼呀,一头成年牛,近两万块钱啊,就因为老张家地里的一口萝卜,断送了自己家黑花奶牛的性命。王平接受不了,决定上访、起诉,让老张赔他家的牛的命。

王平承认自己看管不力,自己有责任,但他起诉老张的理由是,“人家别人家的萝卜都起了,你家为什么不起?你家如果起了,能把我家牛噎死吗?”

老张听了这事,起初只是苦笑,觉得自己没责任,“谁让他不看好!是他家牛自己去我家地里吃的,又不是我请它去的!再说,我都够倒霉了,凭啥赔他?

所以,这事,经村里人帮忙协商无果后,两家人谁也说服不了谁,甚至差点动了家伙,打了起来。平时,好好的乡亲也做不成了,王平到县里的法庭起诉了老张,诉求就是老张家的白萝卜噎死了自家的牛!

主办的法官,闻听此案,觉得又好笑,又可怜,最后,法庭外调解,“双方都有错!看在老张无辜可怜的份上,不予追究赔偿!但要向王平替自家的萝卜道歉!王平回家把牛杀了,抓紧地卖牛肉吧!”

回了村,王平抓紧忙着卖牛肉了。而老张,大冬天,还在地里,冒着雪,还在刨着自己种下的萝卜。他怕,万一别人家的牛,再吃了自己的萝卜,噎死呢!

每刨一根,老张的眼里都是满满的泪呀,止不住地流啊!

老张,明年还会种萝卜吗???

浙江治疗癫痫病
引发癫痫的病因都有哪些呢
癫痫大发作症状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