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一起,走过

笔名哲理散文2021-10-30 04:39:490

这个夏季,依旧往年的热。

这个城市,空气很粗糙,呼吸是有些难受的。我一刻也不想多呆,我怕我会在这样一个不够人道的地方,(甚至说冷血的地方)也被奴役了。我是个脆弱的孩子,被束缚了就逃不出来了。

漫长痛苦地等待,终于得到了解放。铜陵,我该暂别你了吧!其间诸多欢喜,诸多烦恼,诸多委屈,诸多泪水……我都不曾计较,留给血肉模糊的年华,留给被撕扯破碎的流年,也留给脚下的铜陵,头顶的铜陵。

我带着我的期待前往我的幸福。这二十二年来缺席的幸福。

铜陵到芜湖。

这一站,只有一个多小时,我安分的有点过分。窗外隐隐退去的山峦,河流,奔流不懈的前往我拂袖而去的铜陵。

我该是个幸福的孩子,漂泊在哪,那儿就是家,那儿有我的家人,这样的家人,只适合莫名而来的暂住,在芜湖,我居住到一个工厂的小宿舍,这里不大,却实在温馨。有身边的温馨,有远处的温馨,你给的温馨,好温馨,我甚至拿他作为向你蛮不讲理的资本,而你也每每都选择妥协。我越发骄横,越发蛮缠。

已过夏至,在临近端午的这些日子里,白天显得过于骄躁,而我又要在这样的焦躁中惶恐不安,不安的情绪在陌生的城市中弥漫,那些陌生的人,和我擦肩,却不懂我的忧伤!

六月十六日,我作为一个陌生的过客,来到一座城。

六月二十日,我又是作为城市的陌生人,离开一座城。

下一站。

芜湖到南京。

很多年的长大,我一直在悄悄学习着一些新的东西,又在偷偷的保留着一些东西。比如过分节约,比如爱撒谎,这些不好而我又一直不愿改的习惯。说习惯不说毛病,是因为我实在已经把这些融入了骨子里,随着血液在身体里一遍一遍的循环、反复着。

这一次,我还是像往常一样,百度着每一个车次,每一张票价。只是为了省下一点开支,哪怕一点点,对我来说都算是收获。在这个时候,时间对于我来说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大概在这一点上我就应该被剥夺一些宝贵的东西,好像生命一样的东西。

K54十二点五十四分开出四元五角

这趟列车,只花费我五元钱都不到,我着实欢喜。欢喜到竟然不觉得五个小时的等待是无聊而又漫长的。

狭小的车站,每个角落都是人头攒动。也大概只有在此时,才会抱怨中国人口如此之多。都说泛滥会成灾,人好像也是如此,经历的多了,听说的多了,不自觉间也学会了冷漠。每个人都是在自己的座位自己的角落摆弄着自己的事情,有喝酒的,有塞着耳机听音乐的,有交头接耳闲聊的,有拖着下巴像是在思索着人生之类的一些哲理性的东西的……而我是在观看着世界上最有思想最有感情的人类。可悲的是,我什么也没看懂,到底是什么让我们变得麻木甚至冷血。

12点54分。

列车开出了。

我在这趟列车上,从一座城去往另一座城。

15点08分到站。

因为行李太多,我走走停停。陌生的人群里我看不到任何的值得喜悦的东西,或许这才是人类最真实的本质。我懂得了,什么叫做自我保护。

因为早就有约定,我便自己向着你在的地方走去,宽阔肥大的马路两旁没有可以遮住风雨和烈日的东西,我被晒得生疼。

我开始抱怨,恋爱真是一场受罪。不自由的受罪。

15点51分我在你的宿舍楼下等你!

我爱撒娇,爱捉弄人。为你长途辗转,我总得也让你尝尝一些苦痛的滋味。

六月里的阳光有些许不安分的原子在肆无忌惮的跳动,而我惶恐于这样的不知所谓。

我在矛盾,不为别的,只为这二十二年来恍然间的长大,而又恍惚间的迷失。我在很多曾经撕裂的伤口上看到了痛看到了煎熬,却未曾想到那个痊愈的过程里我所受的罪,分分秒秒都在流血的罪。

幸福好像从来于我都是一件奢侈品,我可遇却不可拥有的奢侈品。

别人都说过去是一张涂绘过的画卷,你忠于它就会爱它,爱它就是忠于自己的过去,没有遗憾没有悔恨。而我好像打翻了自己的墨砚,黑乎乎的一片。黑色是恶魔,吞噬着每一寸肌肤,包括指甲。体无完肤。

我开始拼命逃脱,极尽全力的逃脱。

遇见你,让我逃脱了芜杂的过去。

在你抱着我的那一刻,我的血液充斥着每一根膨胀钉神经,带着海誓和山盟汩汩掠过。我告诉自己,爱你将是我一辈子的事情。这不傻也不笨,爱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这不远也不难。

北方的天空,我仰望的姿势,止住了泪

六月二十二日晚十点到家

七月二十三日早晨六点拖着旅行箱走在北方去往南方的路上

整整一个月,这一个月对于我是万分万分幸福的,不夸张不炫耀。这就是我的幸福,你给的幸福。

离开的日子,不是生活在继续而是煎熬再继续。每天电话,短信是我们唯一悦于做的事,哪怕等待都很甜。

我长大了,却怎么都没有了儿时的自由和无拘束,去哪里,和谁去,去做什么,为什么去……接二连三的问题都只有一个解释,于是我被视为傻子,彻彻底底的傻子,在出卖自己。

回家应该是欢愉的吧!

只是我不开心。

每天无止尽的宣告,无休止的声称,我崩溃了,我受不了了,我想离开却又不能,我不能自私的逃避,逃避或许也于事无补。

我在等待机会,我们的约定竟然还需要寻找机会,这是一个笑话。

……

……

……

八月是多雨的季节吗?为何连续几日的高温,迟迟不退去,而傍晚还电闪雷鸣?我于是猜想是在替我可怜吗?是在替你难过吗?还是在为我们的爱情哭泣?

我哭了,在黑夜里我红了眼睛。

我在痛心。

这是一场战役吗?我疲惫不堪。

战役应该公平而不是有所交易,有条件,满足才可以。

幸福需要打仗,我第一次听说。

我,在这样的战场,年轻的战场,毫无经验毫无防备,只有一个念头,胜了我们就会在一起,你说的一辈子。败了,我们就只有过去,现在,未来都不可能在一起。

我怕,我会失败。我怕,丢了你。我怕,我们没有了明天。

……

……

亲爱的,丫头不能去陪你了,你会生气吗?

如果我告诉你,我是去为我们的幸福作战了你还会生我的气吗?

亲爱的,丫头不能兑现我们的誓言了,你会伤心吗?

如果我告诉你,我是为我们的誓言找鲜活的生命了你还会伤心吗?

说实话,我很累。

很多种的累,酿成了泪。

亲爱的,你别难过,你别悲伤。丫头在原地爱你,不离不弃。

长春癫痫病医院怎么走
西安哪里能治癫痫
北京哪的癫痫医院最好